外围bet356手机版下载
他把 6 旬继父打出家门:25 年前你就是这样打我
分类:外围bet356手机版下载 热度:

家报记者 李永明

共同生活了 25 年的妻子,罹患宫颈癌瘫在病床上,而他,却选择了 " 疯狂逃离 ";当年自己花钱买的 100 多平方米的大房子,就位于繁华街路的小区,而他,却选择在郊区租房而居,离家已经 8 个多月 ……

是 " 大难临头各自飞 " 似地逃避夫妻责任,还是遭遇重大变故另有难言的苦衷?

3 月 21 日,故事的主人公、62 岁的陈永海老人在哈市郊区的一处出租房内,在难以抑制的泪水中向记者道出了答案。

网络配图

路人震惊

6 旬老人满脸是血走进派出所

陈永海老人退休前是哈市一所小学的老师,当过班主任,后因身体问题调到了后勤部门,干些修修桌椅板凳的活儿。老人离过婚,前妻后来带着女儿离开了哈尔滨,这些年,几乎没再联系过。1993 年,经人介绍,陈永海再婚。女方名叫崔淑琴,是一个丧偶并带着一个 7 岁儿子的不幸女人。陈永海说,自己当时还觉得那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 " 挺招人喜欢 ",可哪承想,20 多年后的一天,他竟被这个继子打得头破血流,险些丧命。

网络配图

2018 年 7 月的一天下午,一个用手紧捂着头、满脸是血的老人,在路人惊诧的目光中走进了派出所,他,就是陈永海老人。十几分钟前,就在自己家的卧室里,他竟然遭到了一顿暴风骤雨般的拳脚和器械伤害。

血,不知流了多少,逃出家门打电话报警时,手机都被血浸泡了,无奈,老人只好步行到了派出所。民警第一时间将老人送到了医院,经过医生的紧急救治,老人才转危为安 ……

各倒苦水

反目父子牵出 25 年前家暴往事

老人在昏迷前,曾告诉民警施暴的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的继子林伟。民警随后赶到老人的家中,林伟并没有离开,而是正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吸着烟,这间屋子里刚刚发生的那惨烈的一幕,仿佛和他没有关系。

民警正准备把林伟带走时,最里面的卧室里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呻吟声,这个瘫在床上的重病患者,就是林伟的亲生母亲,也是陈永海的第二任妻子崔淑琴。两年前,崔淑琴得了宫颈癌,现癌细胞已转移,加之患有糖尿病并发症,她完全瘫在床上,生活不能自理。带走林伟,床上的病人怎么办?就在民警左右为难时,在医院的陈永海突然反悔,他向民警提出,自己不准备追究林伟的刑事责任了,求民警不要带走林伟。

民警在对林伟进行批评教育的时候,林伟起初沉默不语,后来说到和继父之间的关系时,他突然情绪激动起来:" 我这么打他,是因为我小时候他就是这么对待我和我妈的!" 林伟说,生父去世后,他觉得天都塌了,跟着母亲改嫁后,在继父面前一直活得担惊受怕,天天看着他的脸色。当时,由于住的是继父的房子,总害怕有一天自己淘气会被继父赶出去。

网络配图

林伟的童年记忆,是灰色的。继父陈永海在学校为人师表,无论对老师和学生都是客客气气,可回家就像变了个人似的,脾气非常暴躁,经常打骂母亲和他。25 年前的一天,他竟然一边揪着母亲的头发一边用脚踢,林伟上前阻拦,也被打倒 ……

林伟说的话,难道是为他的施暴行为进行开脱?让民警没有想到的是,陈永海竟没有否认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陈永海也对当年的所作所为非常后悔。种下了恶因,也就结下了恶果。

陈永海说,自己的确犯过错,可后来随着年龄越来越大,脾气收敛了,对妻子也越来越好了,对继子林伟,更是没少操心。可林伟总是让他大失所望,学习不好高中都没上,当兵视力差没当成,当保安被开除,开出租把车开沟里 ……

无理的要求更是一个接一个。比如,逼着家里花 50 万元给他 " 买 " 个公务员,逼着家里拿 80 万元给他做买卖。不满足条件,就作就闹,搞得家里鸡犬不宁。

进退两难

挨打老人怕继子又难舍绝症妻子

父子俩的话,记者无从考证,但一个不争的事实却是,两人真的结下了难以化解的仇怨。陈永海说,妻子患病后,一家人的生活顿时紧巴起来,可偏偏那个时候,继子林伟开始在网站赌球,那几年,他究竟输了多少钱,陈永海无从知晓。但仅他替还的债务就高达 20 多万元。从 2018 年开始,家里实在拿不出钱了,可一拨又一拨的债主却纷至沓来。陈永海说,都是网贷公司请的讨债人,最多时,一天家里就来了三四拨儿,连吓带威胁的,把屋里搞得乌烟瘴气,妻子吓得直哭。而每每这时,林伟早就没了影儿 ……

网络配图

2018 年 7 月的一天,好几天没回家的林伟突然回来了。睡了半天觉后,他开始冲继父陈永海要钱。陈永海没给,转身下了楼。半个小时后,陈永海进了屋,一看林伟正坐在沙发上,目露凶光。他没敢正脸看,低头往妻子屋走,可突然脑袋上挨了重重一击,血,立即流了下来,原来是继子林伟用臂力器狠砸了自己,陈永海倒在了地上,林伟的拳脚雨点般地落下。陈永海回忆说,大约 10 多分钟后,他才挣扎着爬起来夺门而逃。他一再说,当时多亏了没换拖鞋,否则,跑都跑不了 ……

出院后,陈永海不敢回家,先是住到了朋友家。后来,小舅子找到了他,说家里都安顿好了,林伟没被抓走,姐姐还能维持。小舅子也不同意他回家,怕再出意外。

" 我姐真有那天时,我会告诉你,到时候你再回去!" 陈永海明白 " 那天 " 指的是哪一天。他还听小舅子说,他不在家时,林伟反倒消停了,每天都能给母亲喂饭擦身,偶尔还出门接几单代驾的活儿。陈永海说,只要林伟不作,母子俩生活暂时应该没问题,因为,他走时把家里几万元的存折和妻子的工资卡都留下了。不过,房产证他拿走了,因为,他担心继子哪天被债主逼急了卖了房子或抵押贷款 ……

采访中,陈永海告诉记者,自己离家已经 8 个多月了,每天都非常担心妻子的安危,经常给邻居和小舅子打电话了解妻子的近况,他听说,年前妻子又住院了,他想去看望,可怕碰见继子林伟。除了担心、牵挂和恐惧外,陈永海的内心还充斥着愧疚与自责。" 我如果当年对他们母子俩好些,他(林伟)现在也不会变成这样,也不会这样对我 ……"

(文中人物为化名)

编辑 王剑青

值班主编 张雷

上一篇:华为P30 Pro拍照世界第一,三星不服:我拍照总分 下一篇:没有了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